www.327av.com喜欢本站请将www.ccc1666.com转发给您的好友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与少妇在景洪   强暴强奸   点击:加载中


  那天中午,我和少妇在观音峡做爱射得不痛快,没有射利索。回来后,刚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地粗鲁地把少妇压在床上,大干一阵,疯也似地抽插,痛快地射光子弹。完事后,少妇说,女人多少都有喜欢暴力倾向,尽管他们嘴上反对。
  那天下午,我们就做离开丽江去西双版纳的准备,打听了一圈,丽江到西双版纳没有火车,也没有直达的汽车。我们是喜欢做汽车的,一方面,现在的汽车条件不错,坐着也很舒适;另一方面,坐汽车可以慢慢欣赏一路的风景。没有汽车是个小小的遗憾,丽江到景洪只有飞机,基本都在晚上,中午有一个航班。当天中午的错过了,晚上的票也已售空,我们就预订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四十五的机票,丽江至景洪,航程一个小时,机票才二百多元。
  办完事,在街上小转一圈,我们就回旅馆休息。躺在床上,来回翻着乏味的电视频道。中国的电视制作水平简直低劣之极,有几个小钱,会摆弄几下摄影机,就敢当导演;解开裤带,陪所谓的导演睡上一觉,就是女主角;再找两个御用的狗屁记者胡吹一通,就成了不要脸的名导演和不要脸的名演员。
  看到电视剧和国产电影,我就迅速翻过。动物世界和记录片倒是可以多停留一会,起码真实,不像那些烂主角们的搔首弄姿,矫揉造作。少妇恰恰不愿意看这些,女人都喜欢那些言情剧,尤其是那些毫无情调和品味的韩剧。
  中国又该来一场延安时期的整风运动了,要不你看看,电视资源几乎都被那些骚屄演员和骚屄主持人们霸占了。
  国家的振兴,民族的发展,难道就靠这些臭婊子和臭流氓?
  人民,那些忙碌战斗在生产一线的工人、农民、手工业者、科研人员、解放军战士才是真正的生产力,是国家财富的创造者,但电视上很少见到他们(她们)的身影。
  现在的中国,简直就是魑魅魍魉横行,乌烟瘴气。主席要是能从水晶棺里站出来,肯定要弄他个“天翻地覆慨而慷”!
  儿在千里母担忧,少妇让我把电视声音关小点,她拿起电话给她孩子打电话。我清楚地记得,这是她第八次给她孩子打电话了。我索性把电视关成静音,看着她打电话。那边,应该是她婆婆先接听的,又转给了她孩子。少妇打电话时,满脸挂着思念,声音充满慈爱和母性的温柔。
  在孩子面前,世界上所有的雌性和母性都一样的慈爱和无私,难怪人们都歌颂赞美伟大的母爱,这种爱最纯粹最无私最神圣。
  少妇在反复喋喋不休地嘱咐着,要听爷爷奶奶话,要好好吃饭,不要出去乱玩,要好好睡觉。我静静地听着,即使她重复十遍,我都会觉得没有一次是多余的。
  不论母亲们走到哪里,不论孩子们走到哪里,孩子们永远牵挂在母亲们的心里。造物主赋予了母亲们爱子的天性,不管她是多么丑陋的女人、多么渺小的女人、多么淫荡的女人、多么下贱的女人、多么卑微的女人、多么美丽的女人、多么高尚的女人、多么富贵的女人,她们的母爱都是一样的温暖一样的慈祥一样的纯洁一样的富有和一样的分量。
  少妇和她的孩子通着话,把一些外人看来没有意义的事说得津津有味。看着少妇脸上荡漾着幸福,听着她声音中充满着欢乐,我突然觉得此行应该对她的孩子有所表示,不能把人家的妈妈带出来快活,却冷落了小宝贝,这样自私,既不符合人之常情,又不是大丈夫所为。
  这一阵电话,女人打电话可真能说,估计有三十多分钟吧,少妇终于说了“宝贝再见!宝贝亲妈妈一口!”她挂了机。
  “姐,孩子还好吧,想你了吧?”我关心地问她。“是啊,总是不断地问我,妈妈哪去了,怎么不见妈妈了,妈妈啥时候来看我啊。我告诉她,妈妈出差了,妈妈想宝宝了,妈妈就快回去了,妈妈回去给宝宝买好吃的和好玩的。唉,这孩子,一天不见我都想。”少妇说着,眼里已经湿润,慢慢地,竟有一颗泪珠溢出眼眶,顺着少妇粉红的脸蛋往下流。
  我用手轻轻拂去那颗晶莹的泪珠,“姐,我知道你想孩子,我们就快回去了,你刚才打电话时,我就在想,一会儿,我们应该上街给孩子买些东西带回去,孩子在家盼着妈妈回来,不能让孩子空盼一场啊,收拾收拾,咱们一会就上街吧。”我亲了亲少妇的脸蛋,真诚地和她说道。“弟弟,谢谢你的好意,好像和你要东西似的,不去了,啥都不给她带了。”我知道,她刚才电话里说给宝宝买好吃的和好玩的的话,怕我以为是她在暗示我。“姐,那可不行,买些咱家那边没有的玩具和好吃的,是给孩子的,不是给你的,你不能不去,不去就是瞧不起弟弟,辜负了弟弟的一片心啊。”我劝着她。“好吧,那姐就替孩子谢谢弟弟了。”少妇倒是客气起来。“呵呵,客气什么,我是她舅舅啊,买点啥都是应该的。”说着,我坐起身,去洗脸,穿好衣服,准备上街。
  少妇和我来到街上,走进一家家玩具店、儿童服装店和特色饰品店,我告诉少妇,“姐,喜欢什么,只管买好了,小弟不差钱。”
  “呵呵,喜欢的东西多了,怕给你买穷了,再说买多了,咱也拿不了啊,买点家里没有的就行啊。”她这想法很实际,家里有的东西何必在这买了背回去呢。
  女人逛街买东西的功夫不得不服,她们可真是精挑细选,货比三家。面对眼花缭乱的各色玩具、童装、食品,少妇摸摸这个,又看看那个,拿起放下,放下又拿起,左挑右选,选中了,就不厌其烦地毫不客气地砍价杀价,最后总是以满意的价格拿到满意的货物。
  走了一家又一家,选了一件又一件,少妇总算选了两大塑料袋满意的东西。
  我又给她选了几件她喜欢又舍不得买的东西。都是些当地特色玩具、民族风格的衣帽服饰、干品和真空包装小食品。满满的两大袋子,沉甸甸的,花了我好几百元,少妇脸上洋溢着满足和感激。看着少妇幸福的样子,我心中充满男人的自豪感。对女人这样,她能不给予最温柔最真心的回报?对有孩子的单身女人,感动她的最好方式是千方百计地爱她的孩子,这种爱会有移花接木和插柳成荫的好效果。
  买完了给她孩子的物品,我和少妇一人提着一个大塑料袋货物,开始在街上这个摊位吃个饼,那个摊位吃两串烤肉,买两个水果,吃两片瓜。各色小吃、水果分别品尝,经济实惠,不知不觉就填饱了肚子,算是丰富的营养晚餐了。
  车如水,人如潮,太阳一点点地拖长了人们的影子,直至把那一条条的长影渐渐融化在坚硬的石板路里,天色暗了下来。
  车归库,人归巢,街上的人流渐渐稀少,来自各地的人们纷纷走进家里、饭店和宾馆。
  动物在地壳中掏出洞,那叫窝;鸟儿在树上编制出一团乱草,那叫巢;人用土石砌成方块盒子,这就是房子。房子里生起炊烟,放上做爱的温床,这就是家。家可是个好东西,那里是避风的港湾,是躲避雨雪的地方,是遮阴避暑的去处,是繁衍生息的处所。人身在外,家的感觉更是强烈。
  挺着饱饱的肚子,拿着沉沉的带子,我和少妇回到了旅馆。
  一起洗个澡,我和少妇双双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和一个体态丰满肉嫩肤白的陌生女人躺在异乡的床上,那感觉,真可比偷吃了太上老君的仙丹和王母娘娘的仙桃。
  少妇蛇一样地扭动着光滑凉爽的玉体,肉感的胳膊环过脖子搂住我,给我一个深深的热吻。“弟弟,真的感谢你这么心疼我的孩子,姐姐会好好报答你的。”女人真是容易被小恩小惠感动啊。“姐,这点小事是弟弟应该了,这么说你言重了。”少妇这样,整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揉着她的大奶子,享受着那柔软的感觉和奶头硬硬的感觉。少妇的纤纤玉手滑过我的肚皮,扫弄着我的阴毛,扒拉着我的鸡巴。“弟弟,要吗,姐姐伺候你。”少妇想主动服侍我。“姐,今天两次了,弟弟得保精固原啊,省着点吧。”一天做两次了,再射,就全是水,伤身体的事我可不做。
  “姐,看会电视吧。”说着,我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按到中央四台。
  于莉在播报新闻,卡扎菲不知去向,朝鲜同意无条件进行六方会谈,伊朗不弃核,美国就开战,俄罗斯力挺叙利亚。
  世界可真热闹,人这种小动物,把地球划分成一块块,这块是你的,那块是我的,争来斗去,最后还不是都归于泥土,粪土一堆。整天吵吵着正义和公理,一个人杀了一个人就是犯罪,代表一个国家去杀死一伙人,就是英雄,不都是杀人吗?去他娘的,和老子何干。
  电视插播着广告,一个个美女,烈焰红唇的有,袒胸露乳的有,前凸后翘的有,搔首弄姿的有,这些倒也看得我触景生情。我一手抚摸着少妇的乳房,一手伸向少妇阴部的小山包。揉摸着肉乎乎的小山包,梳理着方寸地,手掌有点麻麻的扎扎的感觉。四条腿交叉缠绕在一起,耳鬓厮磨,消磨这寂寞的夜晚。
  磨着,梳理着,小山包裂开一条细缝,滋滋地流出黏黏的水来。我的手指豁开充满水的小沟,拨拉着肉片,享受那份温润和嫩滑。慢慢探到那粘水的渗出处,一点点把手指探钻进去,体会那粘紧和一下下的咬合。
  “姐,问你个事吧。”这情景适合说些私密情话。“问呗,没什么羞羞答答的。”少妇轻声细语地答道。
  “姐,在你们女的看来,是不是处女能看得出来吗?”我始终对这个事好奇,而不得其解。“当然能看出来啊,从走路能看出来,从表情能看出来,从说话也能看出来,反正各方面,我一看就能知道是不是处女,八九不离十。”我怀疑女人大概都有这个能力,毕竟她们了解自己,自己破处前后有什么差别,人家能不知道吗。
  “姐,那到底怎么看呢,和弟弟说说。”我亲一下她的乳房,手指在她屄里使劲转动几下。
  “哎呀,别逗弄人家了,整得麻痒痒的!”少妇被弄得不好受了,她接着说“破处的女的走路都松松垮垮的,不像处女的腿跟夹得那么紧那么有劲。”少妇并了并腿,把我的手和手指夹得好舒服,我手指往上一弯,抠了几下她屄里的褶皱,少妇轻轻扭动了下屁股。
  “姐姐,还有呢?”我接着问。
  “处女看你时,不敢正眼直视你,破了瓜的女人的目光能在你脸上射出两个坑来!”平时都说“少女的羞涩”从少妇的说法来看,真是有道理。
  “姐,接着说,你说的有道理,弟弟都能理解。”从女人的角度探讨处女的问题,是最好的机会。
  “处女说话一点都不随便,说话小心翼翼的,有时说半句话就不说了。破处的女人说话有些不管不顾,比较随便,在乎少。”此言甚矣,女人最宝贵的膜都破了,还在乎言语吗。
  “姐,还有吗?”我追问。“傻弟弟,问这个干嘛,还有好多方面,具体我也说不出来,反正能看出来就是了。”可也是,破了处的女人会从多方面表现出来,谁能全部说得出呢。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