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27av.com喜欢本站请将www.ccc1666.com转发给您的好友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女友扮鬼吓我   强暴强奸   点击:加载中


夜深人静,偶尔,传来某户村家的狗吠,旺旺的叫声打破了这个宁静祥和的村庄,夜,从来就是触动人们内心孤独的那颗种子,孤独的人,总是在夜里想象着隔壁那娇美幽怨的小媳妇,小寡妇,能不能趁着天黑,把美人拉进黑暗的角落,压在兽欲汹汹的男人躯体下来,挺动那虎狼般的粗黑屁股,那勃胀到极点的男根,刺入小寡妇那久旱未雨的蜜壶里,享受着美人无助和恐惧的挣扎,还有那紧张有些干涩的嫩肉紧夹着男根的快感,美人小手在禽兽的背上的捶打那是何等的无力。

男人,仰天长吼一声,发出人类最原始的快感呼声。

直到男人雄性扑鼻的喘息急促,在紧张和兴奋下,罪恶的种子无情喷射在小寡妇那鲜嫩的身体里,然后嘿嘿奸笑几声,意犹未尽地摸一摸美人的红肿的蜜壶,提裤子走人,留下可人蜷缩在角落里呜呜咽咽,颤抖着,下身撕裂般地痛,心更痛……

在农村,人保守,发生这种事情,小寡妇一般不敢张扬,张扬就爆开,成了新闻,小寡妇本来就是非多,如果发生这种事情,罪不至于是女人的,也是女人的。

古代,要男女浸猪笼。为什么要女人寂寞,男人为什么那么坏,毁了世界,毁了世界这份美。在男人眼里,女人,是上帝准备给男人最鲜美的礼物,你可以爱她,可以蹂躏她,最终男人得到的还不就是那十几秒销魂的喷射么?女人得到了什么?

我在二虎家约了几个伙伴打了几个小时的扑克,回家路上,路过村上的早已经被遗弃的「贞洁坊」,村上人都说那是个不祥的地方,没人敢靠近这个地方安家落户,还听说,这里黑夜里还闹鬼,晚上偶尔就听见里面有女人哀怨的哭声,和撕心裂肺的喊叫。

这里是禁地,族长命令村民们用石头砌了一堵高墙,不许任何人进去,如果发现,按族例严惩。我们这里太偏远,现代文明还没有完全在这里开化,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让碰的东西,绝对不敢去冒险。

我路过这里是因为回家的必经之路,虽然接受现代教育,不迷信,但是心里还是不由得发怵。去年,王家的寡妇就赤身裸体地死在这里面,那晚路过的村民都说里面有女人哀怨的哭声和痛苦的喊叫声,没人敢去探个究竟,以为就是闹鬼。

所属镇的派出所来过,鉴定是一桩奸杀案,要求进贞洁坊里去查探,但是族长不允许,手里的金龙头拐杖在派出所所长的头上敲了三下,那眼神我现在还记得,那么幽厉绝望和可怕,死也不许公干人员进去探查。

这里是少数民族地区,族长就是这里少数民族的首领,这里有这里的传统和规矩,而愚顽的旧传统已经根深蒂固,村民们在族长的号召下,举着锹,拿着刀,逼着派出所的人仓皇逃走。

镇书记也来做过思想工作,族长面无表情地对书记说了一句:「请你们汉人,请党尊重我们的习俗,我们有自己的规矩,不许任何人插手,除非全族人都死光了,不然,老夫会誓死捍卫!」

书记没办法,只好作罢。加上王寡妇的死,死者家属也不追究,只是说王寡妇的报应,派出所没有继续深究。这就成了一桩无头案。

所以,在我们村里,寡妇和离开男人的女人都被视作不详的女人,遭到百般歧视。

这就是为啥,妈妈这十几年了还忍受爸爸的暴脾气。她不敢,不敢给娘家丢脸,不敢让村里人看不起她。一直就这么逆来顺受的。

我站住脚,不由得望着比我高一米的这堵墙,心里不由得冷冷的一凛,一股寒气好像透过后脑吹过来。我「咕嘟」地咽了一口唾沫,妈妈平时警告我,不要靠近那个地方。我正要拔腿就走。

只听见高墙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哭声,空荡荡的,周围也没人烟,我脸色煞白,虽然受过教育,但是碰到自己身上,我就手足无措了。

「妈呀!」

我一声喊叫,拔腿就要跑,但是腿好像不受驱使一样,又酸又软的,跑了几步,隐隐约约听见一声男人的尖啸声。

「不要!放开我!」

女人的声音时远时近,无助和凄厉,让我更加的害怕起来。好像很熟悉一样,我一下子感觉这里面不简单。跑了几步,扶住一棵树,喘着气,也没想多逗留,赶紧回家吧,吓死我了。

这时候,只听见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特别响亮,女人「啊」的一声喊叫,好像越来越近了,啊呀,妈呀,赶紧跑吧。

黑不隆咚的,我只凭着记忆跑了几步,看见一个白影从前面迅速地移动过来。

吓得我脚都软了,跑不动,我都快哭了,第一次遇鬼了!

转身就向相反的方向跑,也不看地下有什么,一个跟都把我绊倒。

我欲哭无泪,那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滋味不好受,两手发麻,趴在地上起不来,转头看见那白影离我很近了,我完了,我嘴里不由得叫着:「妈妈!」

呜呜地哭起来,但是怎么也走不动了。

「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我绊倒了,我往前一看,那白影就伏在前头微微蠕动起来,我已经面无人色,突然听见前面白影微弱地伸出手说了声:「救我!」

是个女的,女鬼会让别人救他么?常听大人们讲鬼故事,说女鬼会把人吃掉。

再说听着这声音也很熟悉,我好像哪里听过一样。

壮着胆子,身体发抖,也不顾疼了,爬起来,缓缓靠近那白影,白影艰难地爬起来,看见一个黑影靠近了,看来她看见我是个人了,慢慢挪动着身体,突然抱住我的腿,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慢慢地看那白影抬起了头,此时月牙从云中探出头来,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在靠近一看。

「秋香姐!」

是秋香,她怎么黑天半夜的穿个白衣服出来吓人啊。

我马上扶起她来,搂在我的臂弯里,低头看秋香花容煞白,看见是我,玉脸上上划过两道清泪,在月光下,何其凄美。流着泪欣喜地抓住我的手叫了声:「逍遥,是你,救我。」

我心疼不已,一阵冷风吹过,掠过我的头发,我向后一看,一个黑影站在身后的不远处,好像是穿着黑大衣的黑斗篷,遮住脸,看不清是谁。

我被秋香这么一吓,已经到了恐惧的极限了,刚知道「女鬼」是秋香,放在肚子里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上。全身发抖起来,鼓起勇气问了声:「你是谁?」

那黑影不说话,就站在那里。

秋香的手心出汗了,紧紧抓住我的手,颤抖地说道:「是鬼,他是鬼!」

不说还好,这一说,我差点瘫倒在地上,秋香是亲身经历的人,她说是鬼,估计就是鬼。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既然遇到了鬼,躲也不是办法,干脆面对吧,颤声对那黑影说:「你是鬼就了不起了啊?我们都是好人,秋香姐是一等一的大好人,她没有做什么坏事。」

说完我突然想到白天的事情,秋香撅起小屁股好像是从了富根一样,她怎么那么容易从了富根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一年前的王寡妇听说就是和男人通奸了,第二天就死在里面了。

我低头看看秋香,秋香清泪直下,摇摇头,把脸埋在我的怀里,嘴里喃喃地说:「报应,是报应。」

那黑影站在那里像个木桩子一样,一身寒气,我知道理亏,不知道说什么好。

秋香握住我的手说道:「逍遥,你是个好孩子,我……我其实……你让我跟他去,这是报应。」

我气狠狠地搂住了秋香说道:「不许胡说!错都是男人的错,不是你的错。」

我向黑影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秋香姐那么好,不是她愿意要被人欺负,那个下流男人那么坏,你怎么不去惩罚他?我告诉你,今天,你想带走秋香姐,先带走我,我不会把秋香姐让给你。」

黑影在黑夜深空中深深长啸一声,还是站着不动。

秋香看着我簌簌流泪,紧紧抓住我的手。

我头一次发现自己那么有男子汉气概,对着黑影说道:「滚!总有一天我会查清你是谁,你不要太嚣张,快滚!」

我也就是壮着胆子说的,心里害怕,黑影扑过来给我们两灭了,我也没办法打斗,摸不清他是什么东西。

黑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扶起秋香来,两人都被绊倒过,腿有点不利索,两个人四条腿,顶一个人走路。

我还是不敢朝黑影的方向走去,虽然那里才是我回家的路,但是我想我绕道回吧。

边走边往后看着黑影有没有追过来,黑影仗着周围没人,他竟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也没追来,只是站在那里,像一尊墓碑一样,透着阴森森的气息。

等离得远了,我才放下心来。看看秋香,她牢牢地抓着我的胳膊,怕我跑了一样。低头也不言语。

渐渐的等听见有狗吠的声音,我想在人气旺的地方,黑影不敢追过来。

越走离家越远了,反正我爸要收拾我,不如不会去,如今美人在抱,我也不感觉却什么,就是怕妈妈担心我。

我们走累了,坐在村头的一块青石板上,这里平常晚上没人出来,周围也没有村户什么的,农村人不像城里人那么爱逛,一到晚上都守在自己家中。这时候出来的瞎浪的不是鬼,就是贼人。

我撩开秋香的披散头发,问道:「秋香姐,你不是在花圃么?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

秋香瑟瑟发抖,哭出来了,也不说话。

我着急地问道:「你说呀?」

秋香擦擦泪说道:「我……我害怕,不敢说。」

我说道:「现在安全了,你说吧。」

秋香说道:「你走后,我吃过饭,就睡了,睡梦里感觉有人在摸我。可是怎么也醒不来。等我醒来就到了那个地方。那个东西,他是鬼。」

秋香说着抱紧身子,继续说道,「他给我穿上白衣服,对我说,不要怕。我们都是鬼,这世上没有人,人都死了。我当时很害怕,拼命挣扎,他撕我的衣服,他的手好冷好冰凉,他是鬼,他是鬼……」

秋香说着捂住脸呜呜地哭起来,我把秋香搂在怀里,秋香抱住我呜呜咽咽的委屈哭起来。哭的我心里觉得凄凉。这世上没有人,都是鬼。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秋香抱住我,哭了很久,我们坐了好久,我低头轻轻吻上她的小嘴,秋香嘤咛嘤咛一声,躲开我,羞红了脸。

我抬起她的下巴,秋香梨花带雨的脸,在淡淡的月光下,那么娇美。

深夜,男女的情欲不同寻常。秋香想要躲,躲了几次,抓住我的手说道:「逍遥,我不是个好女人,我不配你这样。」

我笑说:「谁说的?我可没说。」

看着秋香轻薄的白色纱衣包裹的玲珑躯体,她想是在睡觉的时候被抓走,只穿着包裹着紧绷绷小屁股的内裤,透露着雪白肌肤的娇躯,水蛇一样扭动着靠在我怀里。

我这时候又想起白天的秋香,那雪白的小屁股撅起来,夹在中间的光洁无毛的女人阴部,让深夜的我这时候裤子里的肉棒空前的勃起来。

加上秋香身上那股特殊女人的异香,和妈妈熟女的女人香不同,好像更适合我这个年龄的人来享受,不由得大肉棒慢慢顶起来,成了一个小帐篷,秋香的脸正好对着我的裤裆,看见我的裤裆缓缓的顶起一个帐篷,马上明白了,但是毕竟是个不经人事的处女,一下子慌了,俏脸埋在我的怀里,小拳头打了我一下。

我嘿嘿地笑了,拉起了秋香的手,凑近秋香的脖子,一股处女异香让我的荷尔蒙洪水般的涌到肉棒上,肉棒此时硬的像根铁棒一样,被束缚在裤子里,憋得我好疼。

我不由得喘着粗气,手放进了秋香的白纱外衣里,轻轻捏住穿着内裤的小屁股,小屁股由于受到惊吓的缘故,加上这时候有些紧张,紧绷绷的,像一块冰激凌一样,让我火热的手不由得感受到了清凉。兴奋地不由捏住她一瓣柔软的屁股蛋。

秋香惊得「啊」一声马上按住我的手,轻声说道:「不要!」

我也许是第一次调戏美女,平时在妈妈身上那只不过就是母子之间的亲昵,这时候在这个有些陌生的美女面前,不禁心中的兴奋和那种冲破罪恶束缚的快感喷薄而出,加上眼前又浮现妈妈肥嫩的大屁股,那种欲罢不能,而又非常想得到的急切,让我想象着,我把这个俏美小寡妇摁在青石板上,笨拙地撕开她的衣服,把内裤拨开,让我的大肉棒生生的插进去,该有多爽啊。

我有些颤抖的声音在秋香的耳边轻轻说:「秋香姐,我想要你。」

秋香「嗯」一声娇吟着,使劲摇头说道:「不,不能在这里,逍遥,姐喜欢你,但是,你不能这么轻薄姐姐,姐迟早是你的人,你急什么?」

我呵呵笑了,心中大慰,更加爱怜这个小寡妇,她不让我这样轻薄她,我不敢放肆,看来她对男女之事很陌生,这样让我作为一个男人,心里更有挑战感,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我会等她的。

我感觉自己的肉棒要爆炸了,马上站起来,揭开裤带,说道:「让他出来透透气吧。憋死我了。」

秋香惊羞的「啊」一声闭上眼睛不敢看。

我又坐在石板上,在月光下,大肉棒高高翘起来,隐隐冒着热气。又一次想起秋香的那个光洁无毛的阴户,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摁到这个美人,狠狠插入她的白虎里。但是我觉得那样对她不公平。

我拉起秋香的无骨般的小手,放在我的肉棒上。秋香触电般地缩回了手。我要调教这个对男女之事空白的像张纸一样的处女。

我有硬是拉过来她的手,让她握住我热气腾腾的大肉棒,秋香挣扎了几次,最终还是握住我的肉棒。我握住她的手,轻轻让她撸动着。[TXT小说下载:www.wrshu.com]

「嗯!」

我喉咙里发出一声雄性发情的低吼,让这么柔软的小手握住我的大肉棒,何其美妙。我忍不住让她紧紧的握住。

我舒服得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野性般的快感,感觉她这样握着不舒服,对性经验不足的我,也不知道做什么能使我的大肉棒更加舒服,想起白天在妈妈柔软的屁股肉中间抽送,太舒服了,我这才想到,原来男人的肉棒要在女人身上的肉摩擦才会产生快感。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握住秋香的小手快速撸动起来,爽的我牙缝里「嘶嘶」地抽冷气。毕竟我们两都是生手,我能调教她是因为我是个男孩。对这种是更有需求。

这样感觉还是不爽,如果能让这个不经人事的小寡妇看着男人的肉棒,一边撸动,一边带着那种又羞又怕的敬畏看着肉棒,那将是多么美妙啊,我咬住秋香的耳朵说道:「秋香姐,你睁开眼。」

秋香自始至终闭着眼睛,使劲摇头说:「不的,不的。」

她越这样,我就越想让她看。

我哀求道:「秋香姐,求你,睁开眼,看看你手里握着什么东西?」

秋香几次不答应,禁不住我的哀求,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一根肉柱树立在我的双腿间,羞得马上又闭上眼睛。

但是人都有好奇心,女人也是,她从小到大没见过男人的肉棒,当然想看。

睁开眼睛,盯着我的肉棒,有些不自然,又有些惊讶。她盯着矗立高耸的额肉棒就放不开了,女人也是想了解男人的,要不然上帝不会创造男人。

「它……好大,好粗。」

秋香低声说道,她自己都感觉自己怎么就把这句话说出来了,羞得低下头,头低得差点那性感小嘴唇碰到热腾腾的肉棒,一股腥臊的男人雄性袭入这个小寡妇的鼻孔,脑神经突然有种又冲动,又是想得到什么东西的感觉。动物的本能让她不由得感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兴奋起来。双腿突然微微夹紧,扭动了一下小屁股。

出于女人自身的羞耻,「啊」的一声马上抬起头来,忘了撸动我的肉棒,只是那么握住,撇过头不敢看。

我感觉快感消失了,放开手催促说道:「秋香姐,快,你自己撸动一下,我感觉好舒服,使劲握住,对,撸动,啊……」

秋香笨拙地上下撸动着,月光下,火红的俏脸更添几分艳丽。我爽得像一只青狼仰起头来,看着月牙儿,在秋香的身上乱摸起来,秋香可能是也兴奋了身体慢慢热起来。

她微微抬头说道:「舒服么?」

我喘着粗气,点头说:「太舒服了。」

在她的撸动下,自己也本能地娇喘着,或许是紧张,或许是兴奋,浑圆的小屁股在青石板上缓缓地蹭着,那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娇喘,急促地起伏着。

我抚摸着她的娇背,随着秋香的撸动,挺着屁股,感觉快感越来越强烈了。

脚尖蜷缩着,怎么会这么舒服呢?在妈妈的屁股肉里也没这么舒服啊,看来秋香天生就是那种会取悦男人的女人。

我忍不住把手伸进秋香的白衣里,捏住她的小屁股,秋香扭动着屁股以示反抗,娇吟一声,算是默认了,她的小屁股热乎乎的,好像还有一层细汗,让我的手变得光滑不少。

我慢慢的把手伸进她屁股底下,手指划着她内裤上一条狭长的肉缝,感觉那里比我的手温度度还高呢,我的手指猛然隔着内裤,连同内裤插进秋香那条热烘烘的肉缝里,我感觉她内裤上湿湿的渗出了什么东西。

秋香「唔」了一声扭了下屁股,娇媚地白我一眼,也不反对我的轻薄,继续轻轻撸动着,靠在我怀里柔声说道:「你轻点,我也好舒服,感觉,和你在一起,从来就没这么舒服过。」

我总算能趁虚而入了,她既然舒服,就有需要,我揉了揉她的小屁股,在她耳边轻声说:「秋香姐,你都摸我的那里了,我想摸你那里,这样才公平。」

秋香抬头咬着红唇,扑哧笑了,然后脉脉看着我不说话,月牙儿在她眼睛里倒映出了欲火,毕竟那里是女人最隐私的地方,我白天想摸妈妈的那个胀扑扑的肉丘,妈妈几乎生气了,还打了我,还不让我看。

看来,男人摸女人其他地方,那是小事,女人不会做出激烈反对,但是一旦摸女人那个地方,女人几乎都会反对,那里是给自己男人留着的,是生命诞生的地方,那里脆弱,但是那里最让男人销魂的地方,尤其是美丽女人的那里,让男人有种成就感,和兽性的喷发。

秋香泪汪汪地看着我,轻声说:「姐姐是你的人,姐姐是你的人。」

我感动的一下子眼红了,低头吻吻她的小嘴唇,秋香可不是那种会接吻的女人,我也不会啊,我就看到电视上,男主角和女主人公动情的时候会亲嘴。

但是我们就这么四片嘴唇对着,呼吸着对方的气息,秋香名如其人,她真香。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屁股,手指拨开她遮住饱满肉丘的内裤,拨在一边,热乎乎的,那肉丘像个小笼包子刚出锅一样,烘得我的手也有了感觉。

「嗯!」

突然感觉两腿间一阵凉意袭来,而且平日里她那个地方都是紧紧守护的,这时候暴露在空气中,不由得夹紧了双腿,夹紧了我的手。

我的整个手掌按在秋香那热烘烘的肉丘上。

啊!没毛的女人阴户,柔软,而且有肉感,新鲜的好像嫩肉一样让人馋。光溜溜,胀扑扑的,还带着热气,掌心里微微感觉有一条肉缝在紧紧的闭合着,但是肉缝里渗出的有些黏黏的液体,润滑了我的手。

如果让我看着她的那个光洁五毛的阴户,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我相信,那一定很爽,但是她肯定不让,她不是那种放得开的女人。

我的手掌由重到轻,由轻到重地摩擦着她的无毛白虎,秋香「嗯嗯」地把小屁股抬起了,又放下,紧紧地夹住我的手,好像在阻止我的侵略,又好像这样夹住就能加重我对她那热烘烘的阴户的摩擦,让她有快感。

秋香颤抖着,娇喘吁吁,忘了给我撸动肉棒。

我重重地抓了一把她的饱满白虎肉丘,笑说:「秋香姐,你舒服了,别忘了我啊,我们一起舒服好么?」

秋香羞得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微颤的声音低声说:「你好坏,让人家做这种羞人的事情。人家那里都让你摸了,你还卖乖。」

我亲了她一下脸,感觉自己的肉棒就应该插在她的无毛白虎里,那才最爽。

说道:「秋香姐,我想……」

秋香玉手捂住我的嘴,秋波一荡,看着我说:「你……只管摸就是,姐姐感觉也好舒服,我……我怕,我听玉嫂说,第一次很疼的,我怕。」

听着她的靡靡之音,我又兴奋,又是感动,她想给我,但是她放不开,她怕,我就不勉强她。抚摸着她的阴户,兴奋地说:「好,我听你的,你让我尿出来好么?尿出来好舒服啊。」

秋香娇羞地微微点头,这时候用上了两只柔软的玉手,两只小手刚刚还握不全我的大肉棒,轻轻地撸动起来。

我又「啊」一声仰起头来,爽死我了,能让这么个让人朝思暮想的小寡妇为自己手淫,那是何等的享受,想着一冲动,我的中指「叽」一声不小心陷进那条肉缝里。

秋香猛然使劲握住我的肉棒,嘴里「啊」又一声软到在我怀里,把双腿夹得更紧了。

啊!里面比外面的手感更好,里面的嫩肉湿滑无比,还能感觉嫩肉马上缠住我的手指,像一只小嘴在吮吸着我的手指。我不由得中指在肉缝里滑动起来。

秋香「嗯嗯」地抬起屁股,已经悬空了,这时候从肉缝里溢出的黏黏液体,顺着我的手指,浸湿我的手。

我开始搅动着肉缝,肉缝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羞得秋香落下了屁股,差点把我的肉棒扳断了,疼得我「嗯」一声,埋怨道:「秋香姐,你干什么?疼死我了。」

秋香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地羞赧笑道:「我太舒服了,对不起。」

我猛然用中指探索中发现肉缝不深的地方有个小肉口,手指探进一下,秋香秀眉紧皱,夹紧了双腿不让我继续前进,颤声说道:「不要,逍遥,疼,好疼,不要伸进去。」

我嘿嘿笑说:「那你不要心不在焉地不给我撸动,我都不舒服了。」

秋香点头,温柔说:「好,我让你舒服,我们一起舒服。」

说着她双手又握住肉棒,上下有力地开始撸动起来,她真有天分,娇喘着咬住嘴唇给我撸动着,看着她的认真劲儿,我的手指抽出小肉口,滑动中,发现她的鲜嫩小肉片吮吸我的手指,在小肉片的尽头靠近小腹的地方,摸到一颗小肉珠,刚一碰,秋香夹紧了双腿,「唔」了一声,竟然说道:「就是那儿,逍遥,还舒服,好像触电一样,摸那儿。」

我笑呵呵地再次摸上那颗小肉珠,小肉珠竟然滑不溜丢的,我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小肉珠,秋香更兴奋,那双小手好像玩命似的在撸动我的肉棒。

我知道,我找到她的最敏感点了,我也拼了命地揉捏那颗小肉珠。

「啊……啊啊……」

秋香上气不接下气了。

「嗯……嗯嗯。」

我更加舒服,屁眼感觉一阵收缩,这时候全身快感都集中在肉棒上,我感觉自己快尿了。

秋香感觉自己身体里的一股液体也快涌上来。

我们两都在为彼此的高潮奋斗着。

玉手撸动的频率,和我揉捏她小肉珠的频率竟然奇迹般地共振了。

「快点,逍遥啊,我好舒服,快,捏爆它,我要死了啊。」

秋香几乎哭出来了,撸动我肉棒的小手都颤抖了。

「嗯,秋香姐,我也快尿出来了,快,舒服死我了。」

我也另一只手紧紧捏住秋香的一只乳房,手里的活可没停。

「啊……啊……逍遥,姐姐也尿出来了,快躲开啊。」

秋香的手就这样紧紧握住我的肉棒不动了,低着头娇喘嘘嘘地,脸对着我的肉棒。

我的尿尿一阵麻痒,后背酥麻,凉气透心的,也捏住她的小肉珠。

两人这时候停住了!

突然,身子同时颤抖,悸动。

「噗噗」的几声,我的尿道麻痒到了极限,抓住秋香乳房的手快要把她捏爆了,屁股一抖一抖的,大吼一声:「尿出来了!」

秋香的手这时候抓紧我的衣服,好像有人刺了她一刀,屁股上下颤动着,无毛的白虎那个肉口箭一半地射出一道液体来,打在我的手上,好有力,好劲道啊!

「嗯,嗯嗯」秋香低着头,闭上眼睛,娇躯一下一下地抖动着,喉咙里不时发出那舒爽的声音。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太舒服了。

摸了一把秋香的无毛白虎,气喘如牛,低头看秋香。

天哪,秋香脸上是什么东西,在月光的照射下,她脸上有些浓稠的液体正在缓缓地滑落,冒着热乎乎的气,一直滑落到她嘴边。

啊!我射到了秋香绝美的面庞上了!在月光下,那么淫美!

兴奋得我拍拍秋香,秋香此时正闭着眼睛,回味那美妙的滋味,张开眼,发现自己脸面上的热乎乎的东西留在了鼻孔附近,「啊」了一声,手一摸,滑不溜丢的,张开手,不知所措地问:「这是什么啊?臭死了。」

我嘿嘿笑了,说道:「那是我尿出来的东西。」

秋香欲哭无泪,粉拳捶着我的胸口说道:「你坏,你坏,怎么尿到人家脸上了,多脏,坏死了。」

我笑呵呵地搂住秋香,秋香推开我,用自己的白纱衣衫撩起来,在自己脸上擦着,看来她很爱干净。白我一眼,突然惊慌失措地说:「我……我听玉嫂说,你们男人尿出来的那些东西能让女人怀孕,我怀孕了怎么办?」

我哈哈大笑起来,性知识我是懂一点的,就是对做爱很陌生,搂住这个傻乎乎小寡妇,说道:「我学过生物课,人家书上说啊,我们男人那东西要尿进你们女人的那个东西里,才会怀娃的,有机会我就尿在你那里面,让你给我怀个娃,你说好不好?」

秋香羞得「嗯」打了我一下说:「坏死了,小坏蛋。」

我坏坏地又摸了一下秋香湿滑的白虎,说道:「秋香姐,你这里真好摸,光溜溜的,也会尿东西,我这想把我的大棒子日进你的那个东西,肯定很舒服。」

这赤裸裸的情色话语让秋香羞得只是打我,不敢接口,然后好奇地摸了摸我的肉棒说:「坏东西!」

我笑问:「秋香姐,你知道村里的娃骂人说『日你妈逼』是什么意思?」

秋香摇摇头。

我揉揉她的白虎说:「就是把男人的那根东西插进女人的那个里面,女人那个东西就叫『逼』,懂了么?」

小寡妇虽然爱羞,但是乐意被我带坏,竟然点点头,懵懂地问:「那,插进女人那个东西里面,会不会很舒服啊?」

我坏坏笑说:「那咱们试一试就知道了?」

秋香打我一下说:「不要,会疼的,以后好么?」

我呵呵笑了,搂住伊人,享受高潮后那种无尽的美感。

此时月牙儿在天上跑着,从云中露出了笑脸来。

秋香低声动情地唱起了歌:「天上升起一弯月牙啊月牙弯弯正把那个月光洒人都管月牙叫月老月老儿专把专把那个红线儿扎红线儿扎紧两颗心两颗心为啥就不在那个一疙瘩呀……」

我有感而接着唱道:「夜深啦月牙出来啦月圆啦心儿更亮啦今晚夜深人不静都等着月圆月圆进咱家吧。」

月牙儿好像明白了我们的心意,羞得藏进了云里……

夜深了……

上一篇:有才的女友 下一篇:俄罗斯骚娘们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