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27av.com喜欢本站请将www.ccc1666.com转发给您的好友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车震毁灭   另类笑话   点击:加载中
车震毁灭 冯明接到法院的传票,让他在三日(淫色淫色327av.COM)内到庭。接受他与花娟的离婚案的审理,冯明倒吸了一口凉气,花娟够狠的,暗地里下手。把冯明气得咬牙切齿。  花娟跟冯明的走了尽头,最后不得不用法律来解决。他们经过法院调解,他们终于离婚了。  花娟为她从新获得自由而高兴。她可以从新开始新的生活,但有一点令她担忧,那就是她的阴毛还没有长出来,那是被黑头用刀给刮下去的,如果让陶明知道那还了得,于是她尽量避免与陶明亲密的接触,这使陶明感动怪怪的。  花娟想等它们长好了,再跟陶明上床,可是生活中有许多的事情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越是盼望的事越来得迟。  花娟经常去卫生间看自己的下体,可是那里依然空落落的。毛寸不生,这使花娟急迫了起来。  花娟跟冯明离婚后,陶明晚上设宴给花娟压惊,这又给花娟带来了负担,她怕陶明跟她做那个,如果做了他啥都知道了,女人有的时候需要保存自己的隐私,花娟也不例外,因为没有秘密的女人,是没有风趣的女人。  “花娟,我敬你一杯,希望你从以前的影子里走出来。”  陶明举起酒杯,陶明今晚本打算多请几个人来的,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因为这毕竟是离婚吗。大伙跟着瞎掺和啥?“花娟你好像闷闷不乐。”  “有啥乐的,一个离婚,又不是结婚。”  花娟冷漠的说。  陶明的情绪受到了她的影响。觉得花娟说的有道理。幸亏他没有找其他的人到场,不然会咋尴尬啊。  他俩有点冷场。  “花娟,你还挺留恋冯明是吗?”  陶明问。  “说不好,我觉得心情不太好。”  花娟说。  “咱们去散散步,”  陶明提议。“你的心情兴许会好的。”  夜色微阑,夜风像清冽的泉水,滋润着他们燥热的身体,陶明跟花娟感受到肌肤的惬意和舒坦。  他们来到小河边,这里远离城区,比较僻静,小河边是一片小树林,树林在夜色中显得郁郁葱葱,陶明跟花娟漫步在这恬静的小河边,尤其是花娟从刚才的抑郁的氛围中走了出来。  “陶明这里真美。”  花娟赞美的说。  “是啊,这里的世外桃源。”  陶明掺着花娟坐在小河边,河水碧蓝,在夜色中显得更加深沉。  陶明挨着花娟坐这,他将一只手搭在花娟的肩头,花娟感到不安起来,情不自禁的将身子往外挪了挪。  这个细小的动作使陶明很费解。他跟花娟的关系并不一般,因为他们必将已经上过床了,还有啥比有过这层关系更近的男女?  今晚咋的了,他挨着她她都在回避他,这有些异常。  陶明不解的问。“花娟,你咋的了?”  “没咋的。”  花娟惊讶的望着陶明,“你啥意思?”  “我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陶明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时火光照亮了他半边脸。  “陶明,你别多想。”  花娟说,“我只是有点心情不好。”  陶明将花娟揽在他那宽大的胸膛里,使劲的搂着,似乎怕她害怕,给你温暖,给她力量。“别说了我懂。”  “其实,人是有感情的。”  花娟一双杏眼,在夜色中波光闪闪。“我跟冯明共同生活了这些年,在一个屋檐下。”  “你是个善良的人。”  陶明更加搂紧了花娟,花娟被他火热的爱情所打动,但她想起了自己身体的缺憾,便在强制自己不为情所动,这种控制使花娟非常难受。  陶明那知道她的症结所在。依然火热的亲近她,这反而使她更加的紧张了。  陶明感受到她在瑟瑟发抖,这是夏天,天气郁闷的很像下了火。她不至于冷吧?陶明不解的望着花娟。  “花娟,你是 不是病了?”  他关切的问。  “没有。”  花娟说。  “那你咋瑟瑟发抖。好像很冷,”  陶明问。  “没事的,”  花娟从他怀里欠欠身子,牙齿在打架。  “去看看医生吧?”  套明抱起花娟。  “我没病。”  花娟说。  陶明不由分说,抱起花娟就往停才和的地方走去,虽然花娟没病,但被陶明这种举动很是挺感动的。  “陶明,我真的没事,”  坐在副驾驶里的花娟说。“待一会就好了”陶明起动了车,说,“有病咋能等呢。别说了,现在就去医院。”  “陶明,你真的小题大做了,”  花娟急了,“不去医院。”  陶明怔怔的望着她,将车停了下来。  “你真的没事?”  “恩,”  花娟点头着说。“谢谢你陶明,你这么关心我。爱护我,我从心底里感谢你,有你真好。”  “因为我喜欢你,爱你。”  陶明说。  花娟深情的望着陶明,似乎在向他传递爱的信息,陶明抓住了这个信息,将她揽了过来,深情的吻一起来。  花娟也迎了上去,她忘却了自己身体的缺陷,完全被爱情燃烧了起来。  陶明把蛤缓放倒在车座上,手不老实起来。  起初花娟还陶醉在他的抚摸之中,很快她就感到自己的缺陷,忙阻止陶明的手的下划滑,陶明将手停留在她的腹部,想要往下滑行,却被她的手紧紧在攥住。  “花娟,你这是……”  陶明不解的问。  “就到这吧。”  花娟扭动着身体,说。  陶明试图往下探,但花娟很有劲道的手阻挡着他,使他不能深入。  使他们陷入到极度尴尬的地步。  幸好这时传来了急迫的汽车喇叭声,原来陶明的汽车停在路的中央,档住了后面行使过来的汽车。  因为这是郊外公路,过往车辆不是很多。所以陶明就把车停了下来。  陶明听到喇叭声,知道自己错了,便启动了车,给后面的车让路,当后面是车超过他的车位时。他听到司机骂骂咧咧的说。“什么东西,要泡妞找的地方,那有在路边……”  后面的话陶明没有听清楚。他想去追那辆白色的奥迪,但转念一想算了。  陶明的情绪被司机这一骂冲散了不少,他再也打不起精神对待花娟了。落落寡合的把花缓送到了家。  花娟虽然跟冯明离婚了,但他们还住在一起,因为经过法院的判决,他们的房子是共有财产,暂时分割不了,他们各居一室。其实花娟也不想要这幢破楼,她已经买了新楼,但没有交工,她暂时还得住在这里。一旦新楼交工这幢楼花娟打算给冯明,因为毕竟是她欠了他的。在感情方面。  再说以花娟的实力,买幢楼还是九牛一毛的,冯明就不同了,他下岗了。靠体力挣点微乎其微的点钱。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更何况卖楼了。  “你还跟他住在一起?”  陶明将车停在花娟住的小区楼下。  “我跟冯明早就分居了。虽然在一个屋檐下,但我跟他各在各的房间里。”  花娟解释着说。  “这一点我不怀疑。”  陶明打断花娟,说。“你跟他离婚了,我担心他会报复你。”  “没事的。”  花娟嫣然一笑,“等我那楼交工使用我就般走。”  “不行,你到我那住去。”  陶明说。  “不用。”  花娟说。  陶明还能说什么“花娟,你要小心。”  “你放心吧,”  花娟走出了车,向楼里袅袅婷婷的走去。  陶明想到花娟跟冯明还住在一起,不由得为她捏了一把冷汗,因为他们毕竟离婚了,离婚的男女心中毕竟升腾的怨恨,一旦冯明对花娟施暴后果不堪设想。  陶明决定不回家了,他在他车里过夜,也就是他要在花娟的楼下守着花娟,一旦发生啥意外,他好第一时间冲上去。  花娟回到家里,冯明没有回来,家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她就要离开这里了,想了想她跟冯明这段婚姻就要瓦解了,心情产生了无限酸楚。毕竟跟了冯明这些年,一旦离开她还真有的舍不得。  虽然彼此不爱了,但生活在一起的习惯还在。  其实冯明也很好,就是有点窝囊,花娟最不喜欢男人窝囊,男人就要干()一番事业,而冯明整天无所事事,这是她跟他离婚的症结所在,至于她跟陶明那段婚外情,如果冯明能拢住她的心,她也不会跟陶明发生这段情感的,女人心里只装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她所爱的,她们不会同时装下俩个以上的男人,这就在女人的伟大,不像男人那么花心,他们心里可以同时装下普天下的美丽的女人。  这时花娟听到防盗门响,那是钥匙跟门的摩擦的声音,显然冯明回来了,花娟不想理他,打开电脑,电脑程序还没有进入桌面,冯明就闪了进来。  冯明满身的酒气,花娟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花娟,你好很心啊。”  冯明说。“你他妈的竟然算计我。”  花娟不想理他。埋头叨咕电脑。  “花娟,你在宾馆里咋求我来的。”  冯明眼睛血红。“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你有完没完。”  花娟训斥道。  “你不是想跟那个陶总结婚吗?”  冯明阴阳怪气的说。  “是又咋样?”  花娟不满说。“跟你有关系吗?”  冯明腾的站了起来,上前用胳膊夹住了花娟的脖子,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尖刀,架在花娟的脖子上,花娟恐惧的花容失色。  “你想抛弃我。没门。”  冯明将锋利的尖刀往花娟的脖子上压了压,花娟体味到了匕首的寒冷,“冯明,你冷静点。”  花娟说。  “我让你见鬼去吧。”  冯明说完,举起了匕首,花娟望这寒光闪闪的匕首,当时就晕了过去。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