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27av.com喜欢本站请将www.ccc1666.com转发给您的好友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出租车司机的艳遇   另类笑话   点击:加载中
出租车司机的艳遇 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当年大学毕业后,工作极其难找,幸好家中还有些许余财,加上当时出租车的牌照并不是很贵,东拼西凑买了辆二手出租车,算是有了个吃饭的营生,不知不觉就开了这么些年。  我就来说说我这些年开出租车的一些艳事。  记得那还是我刚开始干()没有几个月,大概是春夏交替的季节,天气已经炎热起来,满大街的都是圆圆的屁股,白白的大腿,我在出租车中坐着,经常能看到从我对面骑车过来的美女走光,当然也能看到许多过期的,有时在开车,想不看都不行。  我要说的不是在街上看到的这些的花花绿绿,而是我出租车上的事,一个穿着包臀裙的美女在路边招手了,看到这个当然要迅速靠过去迎接顾客。  车停到了路边,那个美女把副驾驶的门打开坐了进来,我眼前一亮,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一条长长的大腿从车外伸了进来,短短的包臀裙掩盖不住了她那性感的美臀,裙子下边缘微微的往上卷起,在坐进我车里的一瞬间,我看见里面黑黑的草草,我心中暗爽了一下,草,挂空挡都敢出来晃悠,今天真是走运了,没想到的是走运的事情还在后面。  她上车后说了一句:“师傅,到××路××小区。”我扭过头正要答应她一声,可是瞬间石化了,那个美女见我一直扭头看着她,准确的说是看着她的下身,有些疑惑,低头一看,她的进来的时候步子迈的有点大,坐在座位上时本来就很短的裙子向上卷了起来,里面的丁字裤也卷成了一条线紧紧的绷在了她的那条美缝上,本来就万分诱人的小缝,彻底的被丁字裤勒的紧绷绷的,鼓鼓的像小馒头蒸裂开了一样。  我就这样石化的看着她那隐秘的部位,我的小兄弟也非常配合的起立,还真是凑巧,我裤子拉链刚才上厕所时坏了,内裤让我穿的松松夸夸的,小兄弟一下子从里面弹了出来,心中暗叫,不好!  谁知这个妹子一点也没在意这些,屁股轻抬了一下,把裙子往下拉了拉,盖住了她那条美缝,转过头对我拋了个媚眼,大方的说道:“师傅走吧,还没看过瘾么,该上路了!”  我听后,嘿嘿干()笑了一声,准备挂档往前走,只听见这妹子指了指我的小兄弟,又说到:“师傅你就这样开着走啊!”  我挠挠头赶紧把小兄弟塞了进去,由于拉链拉不上,只能用我宽松的内裤胡乱一盖,就上路了!  一路上踩油门,踩刹车,腿上下蹦蹦跳,我用余光一直在扫着身旁性感的大腿,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个小缝缝,我的小兄弟一直处在备战状态,根本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到了红绿灯路口,有辆车从我边上略过,我的方向打的有点猛,动作幅度大了一点,宽松的内裤已经掩盖不住我的小兄弟了,它一下又跳了出来,再过红绿灯路口车辆密集的地区,没有办法再塞进去,只有先晾着了,等下停下来再说。  还没等车停稳,感觉自己的小兄弟上一紧,低头看了一眼,发现一只葱白玉手已经轻轻的握住了我的小兄弟,我心虚的看了看左边的窗口,还好,幸亏是夏天,车内开着空调,车窗上有防晒膜,从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是不可能看到里面的。  我内心万分的激动,心中想道,这次可是碰上欲女了,本来熟悉的停车动作,搞的我脚忙手乱,把车也弄熄火了,还差点没停住。  终于车停稳之后,我扭头看着边上的美女,她小嘴微翘,舌头轻轻的在红唇上扫了一圈,小手适时的撸动了几下,兴奋的我差点就交货了。  这样一路她轻轻的撸着我的小兄弟,我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很快就到了她所到的那个小区,到小区门口我看她准备付钱要走,我忙按住她在我小兄弟上的手,说道:“美女,车费就免了,再来几下,你看这弄的不上不下的,我等下怎么开车啊。”  美女坏坏的笑着,把手从我的小兄弟上抽开,说道:“这一路还没爽够啊,车费还是给你吧,我也不差这几个钱,喏,这是我的名片,有空了联系我。”  我接过名片,扫了一眼,放在了仪表盘上,目送着美女出了车厢,当然也少不了又看见那诱人的小缝缝,美女下车后,用右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样子,扭动着翘臀走进了小区。  她把我弄的不上不下的,想射还没射出来,自己接着弄吧,这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还真没那个欲望,索性不开了今天就休息了。  到了晚上,还是不太想出车,找到平时身上背的小包找烟抽,把烟盒拿出来突然掉了出来一张名片,一看,原来是下午那个美女的,谢芳怡,顿时身体的某个部位又有了反应,终于下半身决定了上半身,拿起手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喂!”那边出来一个甜美的声音,我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一声:“美女,我是中午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啊,晚上有空么,一起出来坐坐吧!”  本以为她能答应,谁知道她却说道:“现在么,现在不太方便啊,不好意思啊!”说着就匆忙的挂了电话。  “cao!”我暗骂了一句,中午就把我搞的不上不下的,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既然没戏,我就又出车了,生意还是要做的,每天就指着这个吃饭了。  在外面开着车,拉了几波客人,我这个城市夜生活还是很多样化的,晚上的美女很多,尤其是这个季节的九点钟以后,美女们都在家里坐不住,像是商量好了的一样,都往酒吧、迪吧跑。  刚送了一个客人到酒吧门口,正准备开车离去,副驾驶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了,是个女人,上车一看,cao!谢芳怡!  我用不软不硬的声音说道:“美女,往哪去!”  她好像没有注意到我,回答道:“先随便开开吧!”说话的声音有点淡淡的忧伤。  我看了她一下,心道:“看来这姐们儿今天晚上心情不太好啊!”  于是我说道:“还到中午那个小区?”  她诧异的看着我,一下就认出我来的,本来带着忧伤的表情,现在一下乐了起来,说道:“怎么这么巧啊,有遇上你了!”  我说道:“是啊!怎么了美女,打电话不出来,有事儿啊?”  说着,她表情又黯淡了下来,说道:“走吧,还去中午的那个小区!”  我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开着车到了中午的那个小区,一停车,谢芳怡对我说道:“走上去坐坐,请你喝杯酒!”  我一听,有戏,把车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跟着她上了楼,她家在二十一层,家里边不是很奢华,但是很有情调。  一进门她就把酒拿了出来,对我说道:“怎么样,喝两杯?晚上不用再开车了。”  我笑了一下,说道:“本来就没打算开!”说着,就接过她手中的杯子,把酒倒在了杯子中。  我晃着杯子中的酒,问道:“怎么了,美女今天晚上好像并不是很开心啊。”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说道:“来,干()杯!”  我也没有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和她闲聊了一会儿,发现她酒量好像不是很好,还没有喝多少就有点晕了。  谢芳怡一口把杯中的酒干()完说道:“你等一会儿,我去洗个澡。”  我装做一副很正派的样子说道:“那不是很方便吧,那我先走了!”装着要起身。  她一把把我按在了沙发上,脸贴着脸说道:“坐下,今天晚上哪也不许去。”  说完,就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就听见水哗啦啦的流着,我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的水声,下半身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门口,她家的浴室门是毛玻璃做的,里面的人影看的清清楚楚,心中万分激动。  正在这里欣赏着浴室春光,突然听到里面,“啊”的一声,我毫不犹豫的打开浴室的门冲了进去,谢芳怡看到我进去也没有太吃惊,指了指墙上,原来不知从哪进了了一只小虫,我伸手把它捏到了马桶中,正准备出去,只听她说道:“你手都弄脏了,来洗洗吧。”  我一听,用这一生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脱完,冲到了她身旁,谢芳怡嘿嘿的笑着看我,说道:“我是说让你洗手啊,你怎么把衣服都脱光了!”  cao,我只听见她说的来洗洗吧,并没有清楚前面说的是洗手,于是厚着脸皮淫荡的说道:“算了,脱都脱了,还是都洗洗吧,嘿嘿!”  谢芳怡娇笑一声,说道:“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既然这样那就过来吧!”  说完,走到我身旁,用手牵着我已经怒发冲冠的小兄弟来到了喷头下。  刚才冲进来的时候没有仔细看她的身材,中午穿着衣服的时候就觉得她身材很好,可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时,觉得这真是人间尤物,一对儿椒乳紧绷绷的挺着,流线性的腰身,圆润的大腿,既不显得粗壮又没有那种排骨似的感觉,向下看去均匀的小腿没有一丝的肌肉感,再往下就是一双莲足,这身段儿让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的扑上去,顿时我的小兄弟又怒涨了几分。  谢芳怡用葱玉小手轻轻捏了几下我的小兄弟,我轻“哦”了一声,感觉瞬时从下身传来了一股麻酥酥的感觉,我凑到她耳边说道:“真舒服,再来几下呗!”  本想顺势吻上她的耳朵,她突然一侧身,把抓在我小兄弟的手突然拿开,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道:“美的你!”说着又往边上移了一步。  我见她要走开,哪肯罢休张手就要抱她,她一矮身从我手臂下钻了过去,转过身用那对椒乳贴着我的后背,又用双手轻握住了我的小兄弟。  她调笑着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猴急啊,上辈子没见过女人么?”  我嘿嘿的笑道:“岂止上辈子没见过女人,这辈子都没见过!”  她轻趴在我的肩头,认真的洗了洗我的小兄弟,再没有说话,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神色有些黯然,问到:“怎么了,今天晚上发现你很不开心啊?有什么心事么?”  瞬间不知道是水滴还是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我赶紧转过身来用手擦去她眼边的泪水,那种急切的欲望也淡了几分,于是说道:“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她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用手搓着我的还算结实的前胸沉默了一会儿,把喷头关掉,顺手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把我全身擦了一遍,自己也擦干()净,牵着我的手,来到了她的床边。  她往床上一躺说道:“来吧,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这样种事么,今天我就给你了!”  我见到她这个样子反倒没有了兴趣,我承认我不是正人君子,可是我也不喜欢趁人之危,她这样的放纵显然是有什么心事。  我走到床边,坐在她身旁,拢了拢她遮在脸庞的秀发,说道:“不要这样放纵自己,天不早了,我还是回去吧。”说罢,我就准备起身去穿衣服。  这时,她拉着我的手说道:“难道不想陪我聊聊天么,我现在感到很无助。”  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于是,我也侧躺了下来,用手支着头,说道:“说吧,怎么么,看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谢芳怡看到我这个样子,“扑哧”又笑出声了,我看看自己又看看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在床上,不做爱做的事,却煞有介事的在谈心,我自己看来也有些好笑。  我笑完,又说道:“是不是男朋友另有新欢了?一般这种状态的女人才会这样。”  她看了我一眼说道:“你猜的也不算完全对,是他又另有新欢了,可是他并不是我男朋友,我现在看来,我们在一起完全是一种交易。”  “啊!你是二奶么?”我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我看了看她,发现她的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谢芳怡接着说道:“你说的不错,我就是个二奶,并且是个失败的二奶,最近我吵着要跟他结婚,本以为我能得到他的,可是我完全错了,他就是想和我玩玩罢了,五年啊,我为了他浪费了我的五年时光。”  我点点头,说道:“你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这不能怪别人。”  谢芳怡也是同意的说道:“是啊,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不能怪别人,只怪我自己毕业后太爱慕虚荣,才有了今天啊。”  我再次安慰她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太恼怒,既然你已经看清楚和他的关系,索性跟他要点青春损失费,有了点钱,以后就是没有男人养你,你也能自给自足了。”  谢芳怡疑惑的看着我说道:“这套房子就是他给我买的,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他还会给我么?”  我接着道:“这你就不了解男人的心理了,只要不触动到他的底线,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还会给你的,如果你还有他什么把柄的话,那就更好说了。”  谢芳怡想了想说道:“把柄到没有什么,他生意上的事情从来不告诉我,不过他好像很怕他的老婆,所以这次我闹的太凶了,他才和我分手的。”  我立刻就想出了一个妙计,凑到她的耳边说如此这般,这般,谢芳怡顿时眉开眼笑,再也没有了愁容,说道:“还多亏遇到了你,要不是我也许就这样消沉下去,也许就再会去做另一个二奶了。”  我“嘿嘿”淫笑了一声,说道:“别啊,你这么青春靓丽,美丽动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奇女子怎能做男人的二奶呢。”  她听我说完这么一段肉麻的话,顿时乐了起来,看到我的小兄弟直挺挺的对着她,一把抓了过去,说道:“小嘴还挺能说的么,来今天姐就好好奖赏奖赏你。”  说着,就俯下身去,用她那小嘴包裹住了我的小兄弟。  我感觉我的小兄弟在她湿润是小嘴中有说不出的受用,谢芳怡的口技相当的不错,估计以前没少干()这个,想想以前他的那个男人,还真享福。  吸了一会儿,我开始不满足她这样了,轻轻抱着她的头,拉到了我的嘴边,吻了上去,她也没有拒绝,我摸了一下她的小穴,已经很湿了,我翻过她的身子,进到了她的身体里,猛烈的冲击了起来,还行,她的小穴并不是很松,估计以前那位不是很大,也许靠近里面的地方还是处女地也说不定。  这一夜,我们做了有三四次,做完一次就睡觉,半夜醒了就在做一次,等到中午,我俩醒来的时候,互相看了一下对方的下身,都是红红的,她拉着我的小兄弟,本想再塞进她的小穴中的,我连忙告饶道:“姐姐,算了吧,今天还要给你办事呢,弄的我走路都走不成了,我怎么出去啊。”  她嘿嘿的笑着,说道:“那就饶你一回,等晚上了,我饶不了你。”  我心道,好家伙,晚上我还是回家睡觉吧,要是在这儿睡上个一星期,非把我榨干()了不行。  两人吃过午饭,我按照谢芳怡昨天说的地址,开着出租车找到了包他的那个男人的公司,那个男人是做水电安装生意的,在市里边经营着一家不算小的公司,我看他的门面就感觉到这个男人很有钱,再敲点出来应该不是难事。  我走到前台大厅,立刻有个前台的小妞儿迎了过来,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咨询点什么业务呢?”  我看了看她,长得还不赖,心中意淫道,这应该也是经理的禁脔吧,正在意淫着,那个小妞儿又对我说道:“先生?”  我立刻反应过来,今天不是来调戏美女的,是来办正事的,于是我说道:“啊?你们经理在哪啊,我找他有生意要谈谈。”  那个小妞儿看了看我,我今天穿的并不是太好,有点不太相信,不过还是对我说道:“经理在后面的屋子里,现在应该在吧。”  我说了一声谢谢,径直往后面走去,公司的门面不小,后面经理所在的地方装修的也挺豪华,不过一看就知道装修了有三五年了,来到经理办公室的门口,也没有敲门我就直接走了进去,里面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见到我走了进来,满面笑容,伸手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做了一个请的样子,示意让我坐。  我当然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那里。  应该是前台的小妞儿已经通知过他了,经理看我坐定,开门见山的问道:“先生,需要我们公司为你做些什么?”  我笑了一下,随手从我身上掏了一张我的名片,递给了他,经理一看,疑惑的看着我,等着我向他解释。  我见他不明白我的意思,也不想跟他兜圈子了,直接说道:“谢芳怡你应该认识吧?”  经理的脸立即变了颜色,略带怒气的问道:“你是她什么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看着他笑了笑,很装逼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我来这里干()什么最重要!”  说着,我掏出一根烟递给他,他并不接我递过去的香烟,我也不在意,独自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芳怡姐让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一下,想再要点青春损失费,你糟蹋人家五年了,就这样说甩就甩了,让人家后半生怎么过,所以么,就委托我找你来再要点青春损失费,以便于以后再做点小生意,我想这点小事对大老板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  经理坐在他的老板椅上,沉声问道:“不是说好了房子归她了么,你们也太贪婪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贪婪?一个女人的青春有多少个五年,人家把花样年华给了你,难道一栋房子就可以补偿了么?”  经理又问道:“你们想要多少?”  我抽着烟说道:“不多!再给一百万吧,只要能让我芳怡姐后半生衣食无忧就行啦!”  “什么?一百万,你以为我这里是开造钱厂的么?”经理愤怒的喊道。  我平静的说道:“大经理,淡定,淡定些么,我们不是在这里商量么,有商才有量啊,你觉得多,可以还价么。”我的策略是坐地起价就地还钱。  经理这时也平静下来了,说道:“就那一套房子,别的没有了,没有别的事情了吧,没有的话请你回去吧。”经理下了逐客令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也没再跟他计较什么,起身就到了门口,开门之期,我回过身,对他说道:“请你收好我给你的那张名片,可能会很有用处哦。”说完我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到了前台,那个负责接待的小妞儿还在那里,见我出来了准备要走的样子,对我微微的俯身说道:“先生请你慢走。”我对着她嘿嘿的笑了一下,心道:“这小妞儿的胸还不小,经理的艳福还真不浅呐。”  上午我也没有出车,直接回到了谢芳怡的家中,一进门,谢芳怡就问道:“怎么样,他同意给钱了么?”  我摇摇头,说道:“在我意料之内,没有给,怎么会这么轻易给钱呢。”  我搂着谢芳怡一起坐在了沙发上,说道:“看来不给点他狠的,他是不会服软的,你知道她老婆平时有什么爱好么?”  谢芳怡想了一下,说道:“爱好我不太清楚,不过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尚都会所的时候,好像遇见他老婆一次。”  “好像遇见,你没有看到么?”我疑惑的问道。  “没有,当时我们正在那里蹦迪,他突然拉着我让我走,事后我才知道是碰到他老婆了,似乎听他还说过,他老婆挺喜欢去那个地方的,好像每个星期都要去几次。”  “哦?既然他老婆经常去那个地方,为什么还要带你去?”我有些疑惑。  “那天也是我主动要去的,尚都会所在市里边比较有名气,我和他认识那么长时间了,他也没带我去过,就想去玩玩,再说那里边还真的挺好玩的,有空咱俩也去玩玩呗。”  我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怕老婆么?”  谢芳怡摇摇头说道:“这个还真不知道,他也没跟我提起过,也许是性格使然吧。”  我心道,绝对不是性格使然,一定还有其他的理由,我又问道:“你有他老婆的照片么?”  谢芳怡不屑的说道:“我怎么会有他老婆的照片,不过,好像在他的空间中有。”  我急忙说道:“那快打开看看,我今天晚上去会会他老婆,明天我再去找他,定让他把钱拿出来。”  打开他的空间,他老婆长得还挺风骚,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内心中肯定还渴望着什么。  关了电脑,我本想回去,下午想再去出车拉几趟人,谢芳怡用她的酥胸靠在我的肩膀上,一扭身,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我看她的家居短裙向上翻起,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有穿内裤,我昨天晚上干()的次数也不太少,今天本没有什么兴致,可是看见她这么淫荡的骚样,小兄弟又挺立了起来。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屁股,重重的揉搓起来,谢芳怡随着我的揉动,小嘴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我把小兄弟从裤子中拉了出来,在她的骚穴上摩擦了几下,下面已经湿了,她的屁股又向我的大腿根部靠了一下,显然是不满足我蜻蜓点水般的止痒,想要更进一步。  我故意不让她得逞,小兄弟在我和她的大腿根部之间左右晃动着,不让小兄弟进到她的蜜穴中,芳怡姐轻颠一声,打了我一下,说道:“你好坏啊。”说着,抬起她的屁股,伸手抓住我的小兄弟不让它乱动,硬塞到了她的蜜穴中,“哦!”  我和她同时叫了出来。  激情过后,我实在是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妩媚了,我怕真的把我榨干()了,下午还要出车,现在弄的我的双腿都有点轻飘飘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车里还有外国妞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