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气质美女  »  亲密无间的4P
亲密无间的4P
第一次换妻如果把整个社会比作一个人的肌体,那么每个家庭就是社会的细胞。一个健康的肌体必然由健康的细胞构成,那么什么样的细胞才是健康的呢?无疑,幸福的家庭才是健康的。幸福是个过分宽泛的概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但是我认为幸福的家庭一定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俗话不是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吗?婚姻的基本元素是由夫妻构成的,从属性上说是由男女构成的,谈男女不能不谈性,和谐的性生活既是幸福家庭的本质特征。

  我看到太多的家庭因为夫妻一方出轨而走向婚姻的解体,不仅为自己带来了无尽的痛苦,更为无辜的孩子制造了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这种创伤会造成性格的缺陷,影响到孩子一生的成长,乃至结婚后也比正常家庭的孩子更容易选择离婚。

  那么是什么让人们对外遇痛不欲生呢?是观念。两千年来中国的儒家思想被统治阶级灌输给大众,儒家讲“男尊女卑、男女授受不亲、唯小人与女子难养、夫唱妇随”等等,充满了对女性的歧视,充满了男女不平等。皇帝老子养三宫六院七十二膑妃,夜夜笙歌,却培养了一群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秀才举人,向广大老百姓日日灌输“忠孝礼仪”。这是典型的愚民手段。最近我们单位又发电影票免费观看“孔子”了,我坚决不去,宁可自己彻夜排队去看“阿凡达”。

  我理解,外遇、二奶、小三都不是婚姻的杀手,封建礼教才是真正的婚姻杀手,乃至屠杀生命的刽子手。

  看过一条新闻,一个十七八岁女孩为了避免被强奸从三层楼上跳了下来,造成终身瘫痪。这个例子值得我们的社会深刻的反思,反思我们的教育是不是出了问题,反思我们的社会所标榜的道德标准。换位思考一下,你会教你的女儿遇到类似情况也去跳楼吗?我们的社会应该如何正确的对待性,难道处女膜比生命更珍贵吗?

  看完新闻我跟老婆开玩笑说:“如果有人要强奸你,你怎么办?会自杀吗?”

  老婆说:“自杀?为什么?我会反抗,如果他们打我,我就从了。”

  我笑了,说:“你巴不得呢吧?”

  她说:“你还别说,我有时候真的希望尝试一次被暴力强奸的滋味。最新的研究说40% 的女人的潜意识里都有渴望被强奸的欲望”。

  我说:“你从哪里看的”。

  她说:“网上国外的调查统计,我算40% 那部分吧”。

  我哈哈大笑着说:“你这个潘金莲,你等着,我今天晚上找人强奸你……”

  她撒娇地说:“我想让贾君鹏强奸我”。

  贾君鹏是我老婆所在单位新来的一个农村大学生。我见过那个小伙子,浓眉大眼的,脸上的高原红还没退呢。他常跟我老婆开玩笑,说如果我再次出差了,他来帮我老婆解决饥渴。

  一来二去,老婆当真了。有时候我跟老婆玩捆绑的时候,我飞机上发的眼罩把她眼睛蒙上,让幻想着是贾君鹏在强奸她。我拿她的小内裤堵住她的嘴巴,用胶带封住。再拿出蜡烛点燃,滴在她刮光的阴部、乳房、大腿上,由于她的眼睛被蒙着,不知道下一滴蜡烛将会滴在哪里,所以每一滴都很刺激,她都会呜呜叫着扭动身体。然后拿假阴茎深深地插进去,她不停地摇头求饶。等我用自己的肉棍插进去的时候,她舒服的叫声更大了。

  我说:“这哪是强奸啊,你这是顺奸”。

  松开她被封着的嘴后,老婆问我:“你说怎么才像强奸”

  我说:“要不你先反抗一下,然后放弃抵抗”。她说好的。

  然后我再次强行插入,由于她被捆绑着动弹不得,所以很快就放弃抵抗了,躺在床上,根尸体一样一动不动。

  我说:“算了吧,我们不玩了,这哪是强奸,这是奸尸啊”。

  我让她自己去找贾君鹏算了。

  终于有一天,老婆和贾君鹏单独外出替单位办事,我老婆先是用身体靠近,然后用语言暗示他,如果他想今天晚上就可以。可把贾君鹏吓坏了,他嗑嗑巴巴地告诉我老婆,说他在老家有女朋友。老婆回来学给我听,我笑爬了。

  生活就是这样,你想给的,人家不要;你不想给的,有时候不请自来。我管这个叫缘分。

  在经历了3p之后,老婆同意尝试一次交换了。

  我们从网上认识了几对夫妻,逐个视频,逐个见面。

  一对公务员没诚意;私营业主问我们有车吗?什么牌子的?真扯淡;赶紧再见。

  中国电信的太牛B.那个画家,我老婆不喜欢他的大胡子,虽然我喜欢他的娇小玲珑的老婆。

  ……

  总之,找到彼此能接受的太难了。

  这种事情是需要缘分的,或者说是运气吧。qq里有个叫“雨过天晴”的朋友说话非常爽快,直接要求见面,简化掉了视频的程序。那天晚上,都10点多了,他给我打电话要求一起出去喝啤酒,我跟老婆一身短打扮就去了。

  小酒馆里墙上电视机的音量开的很大,不远处有一桌人还不停地大声喧哗着,整个餐厅里感觉吵吵嚷嚷的,不过这到为我们谈话提供了遮掩。男的姓袁,比我们大不少岁,老婆说他长得很像憨豆先生,我就叫他袁哥了,他老婆我就管它叫嫂子了。袁哥是个说话内容和表情都很滑稽的人,常常把我们逗笑,他老婆倒像他大姐姐,时不时地数叨他几句。大家说说笑笑的,没谈交换的事儿。

  吃完饭嫂子开车送我们回家,在我家楼下,彼此客气地说再见。嫂子主动伸出手来说握握手吧。我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她的手,借着酒劲儿,顺势把她抱在怀里,同时隔着衣服在她胀鼓鼓的乳房上捏了一把。摸完了,我心里立马意识到不对了,心想人家还没说同意呢?我老婆吃惊地看着我责备道:“你太过分了”。

  袁哥倒是很大方,连连说:“你嫂子大奶白白嫩嫩的,绝对棒”。

  回家后我忽然明白了。我老婆比袁哥至少年轻10岁,他绝对是垂涎欲滴的;他老婆主动跟我握手,实际上是给我释放的一个她喜欢我的信号,不然还不一加油就走了,还磨叽什么。

  我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我身高1.78cm,上学时是学校的3500米游泳冠军,即使是零下20度的冬天,我也有去玉渊潭冬泳,常年游泳,练就了健康的身体。

  上学的时候,我也很看不上班上的书呆子第一名。我记得有一次冬天跟朋友喝酒打赌,谁输了谁到湖里区游泳。结果我输了,我二话不说脱了衣服就下水了,转眼游到了湖对岸,几个朋友半天找不到我,使劲儿呼喊我的名字,还以为我不幸了,差点报警。当我在零下十几度的黑夜里从水里缓缓地走上岸时,我朋友的女友不由自主地、语速飞快的说了一句:“哇塞,体形真棒!”后来我老婆跟我聊起这事儿,她说她当时心里立即默默地回了一句:“是我的”。

  果不其然,袁哥两天后给我打电话要求活动了,我二话没说地同意了,我让他说的白嫩嫩的大奶吸引住了,很想一探究竟。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无止的视频和见面,我觉得这种事情追求的是一种心理感觉,完美的对方是不存在的。

  那时一个闷热的夜晚,他们把孩子打发到父母家,邀请我们到他家吃饭,嫂子烧的菜很好吃,到现在我老婆还留恋那椒盐烤老虎虾。

  他们已经是有过好几次交换经验的人了,老婆也在经历了上次3p之后心里开放多了。吃完饭,袁把灯光调暗,打开DVD ,巨大的电视屏幕上席即显示了一个男性生殖器的大特写。我觉得电视刚打开还没一分钟,我还没来得及看电视里面演的是啥,袁哥心急火燎地一把把嫂子拉过来往我怀里一推,紧接着一把握我老婆搂到了怀里,顺势坐坐在了沙发上,一只大手从绕过老婆的后脖子,伸到衣服里面按着老婆的乳房揉捏起来。这一动作来得有点突然,我站在旁边有点看呆了,老婆也感觉突然,竟然一时不会动了。

  这个袁哥估计早在吃饭的时候已经欲火中烧了,现在终于抑制不住自己了。

  他忽然抬头看我跟嫂子还没有动作,说:“你们赶紧开始,别光看我们啊”。

  又转头对我老婆说:“走,我们洗澡去”。说完把老婆扒了个精光,抱着老婆就进了浴室。唉!我真理解他。我低头看看他老婆,搂过来一边亲吻一边伸手在她身上上下抚摸起来,边摸便把她的内裤退了下来,用手在她的阴埠上一攥,满满的一大把肥肉,好肥的B 啊,诱惑死我了。

  估计袁哥跟老婆该洗得差不多了,我跟嫂子悄悄地来到浴室门口,想看看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呢?结果刚推门一看,他们正在用浴巾擦身子,准备出来呢。他们看到我们进来了,赶紧出来给我们腾地方。我一心想看老婆跟别的男人如何的表现,匆匆冲了一下一个人先出了浴室,留下嫂子自己在浴室。

  当我在幽暗的灯光下走到沙发跟前时,眼前的一幕大大地刺激了我的神经。

  老婆半仰在沙发上,袁哥的半个身子伏在老婆的身上,把老婆的乳房压的扁扁的,一只手在老婆背后搂着老婆,一只手两个手指已经插进了老婆的B 里,老婆喘嘘着跟他狂热地接吻,一只手里已经握住了他勃起的肉棍。我走过去伸手摸了摸老婆的B ,那里早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场景给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即使在一年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想起这个情景,我的JJ都会立刻变硬,我曾经问老婆,喜欢被男人扣吗?她说非常喜欢。

  嫂子也很快的从浴室出来了,我们四个一起进了卧室。袁哥把老婆仰面朝天放在床上,双手按着老婆的两条高抬的大腿,一头扎进了我老婆的两腿之间,疯狂地又舔又咬。我对嫂子也同样。那是我第一次玩交换,很没经验,一切动作都参照袁哥,他舔B 我也舔B ;他69式,我也69式;他开始插我老婆了,我也赶紧插她老婆;他换女上位了,我也跟着赶紧换。现在想起来都好笑,当时估计大脑处于严重缺氧状态,木了,因为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到生殖器上了。

  可能是由于前期交流得不够;也可能是袁哥为了表现的绅士风度;更有可能是他年龄的偏大的原因;他操我老婆操得很绅士、动作很温柔;插几下就停下来面带微笑,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凝视着我老婆,插一会儿停一会儿,节奏很缓慢。老婆静静地侧躺在床上,任由绅士从后面插进去,用抑制不住的笑容望着我。

  我在她头边压着嫂子小肥猪似的雪白丰满的身体,用力一下一下地插着。嫂子也很淑女,闭着眼睛,把头扭向床边,嘴里只是发出轻微的嗯、嗯声,一只手在自己的阴蒂上反复的抚摸着,不一会儿她身体一阵抽搐,高潮了。

  袁哥不知什么时候也射了,他跟我老婆一起到浴室洗了洗回来,我还在享受着嫂子白胖胖的身体。嫂子的阴道里滑滑的、软软的、感觉阴茎周围被肉塞得紧紧的、一点空隙都没有,但是毕竟生过孩子了,没有我老婆的紧。他跟我老婆半躺在床上聊着天,看我一直没有射的意思,忍不住说:“你们还没完啊”?我才意识到他有点吃醋了。我赶紧扛起嫂子两条肉忸忸的大腿,一阵狂插,射了。

  袁哥打开音乐,把音量调得很低,肖伯纳的小夜曲,我们四个人或躺或坐在床上,边聊天边休息边喝着红酒,床单是暗红色的,窗帘也是暗红色的,灯光也是暗红色的,不知什么时候外面滴滴答答地下起了小雨,袁哥把窗户打开一半,清新湿润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让人的心情更加清爽起来。听着雨滴滴滴答答地落在梧桐树叶上的声音,那种温馨气氛笼罩着每一个人光溜溜的身体。

  嫂子把脸躺在我的大腿上问我:“你是不是喜欢看太太跟别人做?”

  我想了想说:“是的”。

  她说:“他也是”。指袁哥也是。

  嫂子的问题问得很好,让我一直模糊的心理感觉立即清晰起来,我的确非常喜欢看老婆被人操的样子,我喜欢看她被操时的面部表情;喜欢听她被操时的叫床声;喜欢看她高潮是身体的左右扭动;喜欢听她的肉体被撞击的声音;更喜欢看她那肥厚的小阴唇包裹着粗大的肉棍的样子。喜欢这些甚于喜欢我操别的女人。

  这种心态是怎么形成的呢?我觉得可能是自己经历过了太多的女人;也可能是“报应”。古语说:“淫人妻者,妻终被人淫”,这是冥冥之中上帝的造化吧。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从小我在老师们们的眼里绝对不是好孩子,我的高中英语老师在我临高考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是:“hopless ”,没希望没前途的意思。我那时候仅仅是个喜欢自由的学生而已,不是老师喜欢的循规蹈矩的学生。我的从小没有经过逆境、没有经过磨难的生活,造成自己随心所欲的行为风格,脑子里无规则,做事无边界。那时候,一个非常好朋友的老婆长得十分性感对我的胃口,我却把人家的初恋老婆上了,我想这是自己种下的一段孽缘吧,如今报应了。

  我喜欢道家的思想,顺其自然、讲究潇洒人生,接受一切可以接受的,放下一切可以放下的。儒家思想、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我不认同。我是一平民百姓,不想内圣外王,只求象自然一样呼吸,为自己、为家人创造更多的快乐。

  我觉得这是一种对生活理解的境界。

  袁哥实在太绅士了,一点不粗暴,不对老婆的胃口。老婆无奈,手里握着他的不很硬也不很大的JJ,难受得不得了。只好趴在他两腿之间,为他口交,盼望着他能早点勃起。嫂子也过来帮忙,他们两个女人撅着屁股趴在那里轮番口交,看得我大受刺激。我起身抱住老婆浑圆浑圆白花花的大屁股,把我的肉棍插了进去,我操会儿老婆,然后操会儿嫂子,操嫂子的时候用手指插老婆,操老婆的时候,扣嫂子的B.袁哥在这种视觉的刺激下,终再次勃起了,只见他一骨碌爬起来,把老婆反过来按倒在床上,几巴迅速插进老婆的B 里,快速地抽插起来,还没2分钟,老婆刚刚开始嗯嗯地叫,他大叫一声,整个身体凝固不动了,面部表情龇牙咧嘴地也凝固了,着表情的确很像豆先生。

  其实,男女都一样,最舒服的表情却是痛苦的样子。

  那天晚上,我们干干停停,转眼天蒙蒙亮了。我差不多射了四五次,嫂子说不要了,受不了了。我们提出来回家睡觉,他们也没有过分挽留。

  回家后在老婆的要求下又做了一次。

  过了一个星期,袁哥和嫂子再次邀请我们,我老婆不愿意去,说再去会笑场的,上次袁哥插的时候,她都强忍住不笑,说看到他,就想起了豆先生。

  你现在还好吗?Mr. BEAN.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